靈感家塞尚作品賞析

塞尚(Paul Cézanne,1839年1月19日-1906年10月22日,摩羯座)是一位著名法國畫家,風格介于印象派立體主義畫派之間。他的繪畫方式富有凝聚力,他的作品——特別是1895年首次個人展和1907年作品的官方回顧展——為19世紀的藝術觀念轉換到20世紀的藝術風格奠定了基礎。

他的作品對亨利·馬蒂斯畢加索產生過重要的影響。

塞尚認為:“線是不存在的,明暗也不存在,只存在色彩之間的對比。物象的體積是從色調準確的相互關系中表現出來”。他的作品大都是他自己藝術思想的體現,表現出結實的幾何體感,忽略物體的質感及造型的準確性,強調厚重、沉穩的體積感,物體之間的整體關系。有時候甚至為了尋求各種關系的和諧而放棄個體的獨立和真實性。

塞尚認為:“畫畫并不意味著盲目地去復制現實,它意味著尋求各種關系的和諧。”從塞尚開始,西方畫家從追求真實地描畫自然,開始轉向表現自我,并開始出現形形色色的形式主義流派,形成現代繪畫的潮流。

塞尚這種追求形式美感的藝術方法,為后來出現的現代油畫流派提供了引導,所以,其晚年為許多熱衷于現代藝術的畫家們所推崇,并尊稱他為“現代藝術之父”。

塞尚的成熟繪畫見解,是以他的方式經過了長期痛苦思考、研究和實踐之后才達到的。他的成功,更多地是通過在畫上所畫的大自然的片斷取得的,而不是靠在博物館里所做的研究。

塞尚的著名作品有《埃斯泰克的海灣》、《靜物蘋果籃子》、《圣維克多山》、《玩牌者》等,本網已收錄塞尚作品500余幅。

塞尚畫風

厚重、沉穩的體積感,整體間的關系

包括空氣都有堅實的輪廊

最喜歡的顏色

綠色

藍色

塞尚機遇

只有繪畫才能表現的超越自然表象的真實,構造的真實。

塞尚最有名的作品

塞尚作品賞析

一籃蘋果

玩牌者

磨坊和風景

繆斯之吻

四季,秋季

四季,春季

四季,夏季

四季,冬季

裸體男子

巖石上的漁夫

男子

左拉

海邊風景

塞尚自畫像

巴黎審判

女子和鸚鵡

塞尚的父親

面包和雞蛋

法蘭西島風光

塞尚夫人

樹林和房屋

加爾達訥風景

沐浴的男子

加德不凡板栗樹

五位沐浴的女子

花盆

加德不凡房屋和農場

房屋后面的樹林和通往托洛內的道路

加德不凡風光

中午時的風景

蒙塔涅圣維克圖瓦風景和高架橋

加德不凡大樹

披著頭發的塞尚夫人

圣維克圖瓦山

圣維克圖瓦山

大松樹和圣維克圖瓦山

塞尚夫人

塞尚自畫像

蘋果和梨

水果和盤子

靜物與抽屜柜

一盤櫻桃

加德不凡高大的樹木

藍色花瓶里的鮮花

綠色水罐

瓦茲河畔

穿紅色的背心的男孩

馬恩大橋

小丑(狂歡節)

天竺葵

玫瑰花叢

鮮花

尚蒂伊林蔭道

弧形山谷

馬恩河畔

穿紅色的背心的男孩

大松樹

密林

沐浴的人

女子

女子

穿紅色的背心的男孩

穿紅色的背心的男孩

穿紅色的背心的女孩

休息的男孩

海軍陸戰隊城堡

森林

四位沐浴的女子

加爾達訥風光

小丑

小丑

紅色屋頂的房屋

坐在黃色椅子上的塞尚夫人

穿藍色衣服的塞尚夫人

坐在黃色扶手椅上的塞尚夫人

房間里的男子

圣維克圖瓦山

圣維克圖瓦山

圣維克圖瓦山

靜物和骷髏頭

沐浴的男子

穿紅色條紋連衣裙的女子

年輕女子和骷髏頭

森林里

站立的裸女

安布魯瓦茲·伏勒爾

蒙熱魯爾彎道

普羅旺斯杏樹

蘋果和桔子

紙上的蘋果

畢貝姆采石場

松樹和渡槽

堆成金字塔狀的骷髏頭

坐著的男子

坐著的農民

老人頭像

風景

瑪麗恩和瓦拉布列格

男子

戴藍色帽子的男子(塞尚叔叔多米尼克)

少年

安東尼·瓦拉布列格

塞尚叔叔多米尼克

葉子

比諾城堡公園

樹林里

大浴女

雙臂交叉抱在胸前的男子

僧侶裝扮的多米尼克叔叔

戴頭巾的多米尼克叔叔

塞尚叔叔多米尼克

散步

塞尚自畫像

面包和羊腿

骷髏頭,蠟燭和書籍

糖罐,梨和藍色杯子

閱讀報紙的塞尚父親

獅子

裝扮成律師的多米尼克叔叔

博尼耶爾風光

石膏像

在地獄邊緣的基督

晴朗天氣

普羅旺斯的房子

風景

風景

噴泉

圣維克圖瓦山

普羅旺斯地區的艾克斯

海中仙女和海衛

塞尚的妹妹瑪麗·塞尚

塞尚的妹妹瑪麗·塞尚

蒙馬特有柳樹的街

薩迪爾和仙女

悲哀

綁架女子

塞尚的母親

盛宴

黑人西庇阿

朗姆酒

正在穿衣的女子

普羅旺斯山

塞尚夫人

穿紅色禮服的塞尚夫人

塞尚的兒子

姜壺和桌子上的水果

盆景

宴會前的準備

水中倒影

塞尚手拿調色板的自畫像

蘋果等靜物

籃子里的靜物

鮮花和水果

石榴和梨子

靜物和糖

靜物和朗姆酒瓶

渡槽和鎖

貝爾維尤鴿塔

吸煙者

沐浴的男子

坐在黃色椅子里的塞尚夫人

仿皮嘉爾的水星

農民

酒徒

椅子上的外套

溫室里的塞尚夫人

男子和煙斗

吸煙的男子

玩牌者

貝爾維尤農場

郁金香

楓丹白露巖石

石榴和梨子

靜物和水壺

玩牌者

玩牌者

林地和巨石

沐浴的男子

埃文的圣皮埃爾教堂

窗簾,水壺和水果

桃子

森林

桌子上的水果和水壺

糖罐,梨子和桌布

墻體有裂縫的房子

石灰窯

樹木和磨石

蘋果和餅干

姜罐

大松樹和紅土地

戴綠色帽子的女子(塞尚夫人)

普羅旺斯房屋

亞希爾·昂珀雷爾

河灣

亞希爾·昂珀雷爾

老年人

普羅旺斯道路

楓丹白露森林里的巖石

謀殺

彈鋼琴的女孩(唐豪瑟序曲)

草地上的午餐

準備葬禮

站著的沐浴者,抹干她的頭發

現代奧林匹亞

沐浴者

沐浴者

男子和女子

工廠

風景

普羅旺斯風光

雪中的埃斯泰克

田園牧歌

保羅·亞歷克西斯向埃米爾·左拉閱讀手稿

保羅·亞歷克西斯在左拉房間里讀信

安東尼·瓦拉布列格

骷髏頭和水罐

綠壺和白錫罐

但丁之舟(仿德拉克洛瓦)

黑色大理石時鐘

盛宴,尼布甲尼撒的宴會

掘墓人

加德不凡莊園別墅

穿山鐵路

強盜和驢子

圣安東尼的誘惑

跳水的女子

男子

戴草帽的古斯塔夫·博耶

水車和風景

加德不凡夾道板栗樹

戴草帽的男子

安托萬·瓦拉布列格

古斯塔夫·博耶

散步

公路

郵報,瓶,杯和水果

榨油磨坊

沐浴的女子和垂釣的男子

霍滕斯母乳喂養保羅

塞尚戴鴨舌帽的自畫像

被勒死的女子

噴泉

加希耶街旁的酒桶

奧維爾小屋

花園里的夫婦

奧維爾風光

鮮花

少女

吉約曼和被絞死的人

坐在桌子旁的塞尚夫人

被絞死的男子在奧維爾的房子(自縊者之家)

蘋果和玻璃杯

房屋和道路

吸煙斗的男子

圣維克圖瓦山

古斯塔夫∙格夫雷

坐著的女子

塞尚自畫像

一籃子蘋果

靜物、窗簾和鮮花花紋的水罐

水果和姜鍋

靜物和丘比特石膏像

靜物和薄荷瓶

女子和咖啡壺

樹林里

老婦人和玫瑰

約阿希姆

塞尚自畫像

玩牌者

德·阿納西湖

撐著頭休息的意大利少女

畢貝姆紅色的巖石

亨利·加斯奎特

圣維克圖瓦山

穿藍色工作服的農民

畢貝姆采石場

菊花

蒙熱魯爾農場

樹林里

三顆骷髏頭和鮮花圖案的地毯

水邊的樹木

林蔭道路

圣維克圖瓦山背景前沐浴的人

藍色水壺和葡萄酒瓶

戴草帽的兒童

采石場一角

奧維爾醫生家的房子

奧維爾佩爾·拉克魯瓦家的房子

奧維爾拐彎的道路

奧維爾風光

奧維爾風光

現代奧林匹亞

蓬圖瓦茲

瓦茲河谷

意大利陶罐

代爾夫特花瓶里的鮮花

房子和樹

作畫的畫家

那不勒斯下午茶

沐浴的女子

池塘邊休息的夫婦

堂·吉訶德

藍色花瓶里的鮮花

普羅旺斯風光

田園生活

奧林匹亞

蓬圖瓦茲道路

塞尚自畫像

粉紅色背景前的塞尚自畫像

奧尼的池塘

沐浴的女子

伸展胳膊的沐浴的男子

加德不凡農場旁的板栗樹

加德不凡池塘

加德不凡風光

自然風光

鮮花

道路

愛的戰斗

加德不凡樹林

奧維爾附近風光

沐浴的男子

沐浴的男子和女子

休息的沐浴者

碟子里的餅干和高腳果盤

甜點

蓬圖瓦茲果園

維克多·肖凱

維克多·肖凱

坐著的維克多·肖凱

斜躺著的裸女

靜物

蘋果和餅干

銀碗和牛奶罐

自助餐

永恒的女人

噴泉

女子

果園

圣安東尼的誘惑

鮮花

蘋果

沐浴的男子的背影

伸展胳膊的沐浴的男子

五位沐浴的女子

盆景

抽煙斗的男子

圣維克圖瓦山

圣維克圖瓦山附近的道路

蘋果,瓶子和椅子靠背

沐浴的人

穿藍色衣服的塞尚夫人

小女孩和洋娃娃

藍色風景

山上的房屋

圣維克圖瓦山

從雷洛維斯鎮眺望圣維克圖瓦山

三顆骷髏頭

鮮花

沐浴的人

休息中的沐浴的人

黑色城堡

黑色城堡

黑色城堡

黑色城堡

黑色城堡上方巖石洞穴旁的森林

小女孩與洋娃娃

黑色城堡下方洞穴旁的巖石

玫瑰花

坐著的農民

蘋果,酒瓶和奶鍋

有溪流的黑色城堡公園

沐浴的人

黑色城堡

大沐浴

大松樹

從雷洛維斯鎮眺望圣維克圖瓦山

圣維克圖瓦山和黑色城堡

從雷洛維斯鎮眺望圣維克圖瓦山

河岸

四位沐浴的女子

傳說中的場景

站著伸展胳膊的沐浴的男子

坐在紅扶手椅里的塞尚夫人

塞尚的兒子

七只蘋果

收割

加德不凡池塘

加德不凡游泳池

埃斯泰克海濱

貝西塞納河

峽谷山底

蘋果

風景

透過樹蔭欣賞埃斯泰克

森林的入口的道路

坐著的女子

靜物

蘋果

靜物和打開的抽屜

廢棄的房子

埃斯泰克和圣亨利灣

曼西大橋

三只梨子

樹林后面的村莊

蘋果和餐巾紙

蘋果,梨和葡萄

酒神節,愛的戰斗

沐浴的人

鮮花

高腳果盤,玻璃杯和蘋果

蓬圖瓦茲風光

深藍色的花瓶和鮮花

奧維爾農舍

鮮花和水果

橄欖瓶中的鮮花

四位沐浴的女子

埃斯泰克的房子

法蘭西島風光

法蘭西島風光

普羅旺斯風光

融化的雪水,楓丹白露

普羅旺斯埃斯泰克山

裸女

加德不凡游泳池和板栗樹

楊樹

路易斯·紀堯姆

塞尚自畫像

塞尚自畫像

蘋果和牛奶罐

水果

愛的戰斗

棉蘭城堡

瓦茲河谷

春天加德不凡的樹木

瓦茲山谷

蓬圖瓦茲大橋和瀑布

德馬丹城堡

四只蘋果

四位沐浴的男子

路邊的基約曼

加德不凡馬栗樹

室內的兩名女子和孩子

花園里的塞尚夫人

圣維克圖瓦山旁的平原

平原上的河流

巖石

塞尚自畫像

靜物

抽屜柜前的靜物

水果盤和蘋果

瓶子和蘋果

水瓶,糖碗,瓶子,石榴和西瓜

靜物與水罐

畫室里的爐子

貝爾維尤農場

屋頂

鮮花

普羅旺斯村莊

水果碗,水壺和水果

房屋和樹林

樹林里

樹下的磨盤和水箱

塞尚戴氈帽的自畫像

姜罐和茄子

蘋果

蘋果等靜物

水果和天竺葵

桌子上的水壺和水果

水壺和水果

郁金香和蘋果

路邊的房子

綠茵中的房屋

風景

蓬圖瓦茲磨坊

塞尚夫人

橄欖綠色背景前的塞尚自畫像

拐彎的道路

夏天在諾曼底的農場

鮮花

楓丹白露森林

風景

沐浴的人

麗達與天鵝

美狄亞

果園

道路,樹木和湖泊

埃斯泰克巖石

埃斯泰克屋頂

塞尚自畫像

塞尚戴白色頭巾的自畫像

蘋果和水果碗

埃斯泰克東海灣

三位沐浴的女子

維克多·肖凱

透過松樹林欣賞埃斯泰克

塞尚夫人

埃斯泰克風景

穿條紋羅布上衣的塞尚夫人

靜物和蒸鍋

樹林

拐彎的道路

入水沐浴的人

藍色的花盆

板栗樹和農場

房屋

窗簾

水果

加爾達訥(橫向視圖)

森林

加德不凡風光

埃斯泰克紅屋頂

塞尚夫人和繡球

棉蘭城堡和村莊

弧形山谷里的松樹

塞尚夫人

塞尚的兒子

天竺葵

埃斯泰克海

坐著的裸體男子

塞尚自畫像

蘋果

從埃斯泰克欣賞馬賽灣(埃斯泰克的海灣)

從埃斯泰克欣賞馬賽灣(埃斯泰克的海灣)

橡樹

埃斯泰克城堡

加爾達訥

普羅旺斯加爾達訥房屋

從加爾達訥欣賞圣維克圖瓦山

靜物

彎道

沐浴的人

森林里的彎道

卓丹的房子

大浴女

大浴女

河上的磨坊

圣維克圖瓦山

圣維克圖瓦山

圣維克圖瓦山

圣維克圖瓦山

從雷洛維斯鎮眺望圣維克圖瓦山

普羅旺斯清晨

戴草帽的農民

園丁瓦利耶

瓦利耶

三源河大橋

靜物和綠色甜瓜

靜物,西瓜和石榴

雷洛維斯花園

雷洛維斯花園露臺

老園丁

水手

加德不凡洗衣處

沐浴的人

遮蔽前的浴女

草地上的午餐

池塘上的橋

代爾夫特花瓶里的大麗花

桌子上的花盆

圣維克圖瓦山

紅洋蔥

塞尚戴貝雷帽的自畫像

靜物和藍色的水罐

靜物和橙子

桌子上的餐巾和水果

三顆骷髏頭

在可以被當成二十世紀探索繪畫先知的十九世紀畫家中,從成就和影響來說,最有意義的乃是塞尚。他是一個很少為人理解的孤獨者。他終生奮斗不息,為用顏料來表現他的藝術本質的觀念而斗爭。這些觀念扎根于西方繪畫的偉大傳統之中,在包容性方面,甚至屬于藝術中最革命的觀念之列。

塞尚的畫具有鮮明的特色。他強調繪畫的純粹性,重視繪畫的形式構成。通過繪畫,他要在自然表象之下發掘某種簡單的形式,同時將眼見的散亂視象構成秩序化的圖象。為此,他進行了一系列藝術探索。首先,他強調畫中物象的明晰性與堅實感。他認為,倘若畫中物象模糊不清,那么便無法尋求畫面的構成意味。因此,他反對印象主義那種忽視素描、把物象弄得朦朧不清的繪畫語言。他立志要“將印象主義變得象博物館中的藝術那樣堅固而恒久”。于是,他極力追求一種能塑造出鮮明、結實的形體的繪畫語言。他作畫常以黑色的線勾畫物體的輪廊,甚至要將空氣、河水、云霧等,都勾畫出輪廓來。

在他的畫中,無論是近景還是遠景的物象,在清晰度上都被拉到同一個平面上來。這樣處理,既與傳統表現手法拉開距離,又為畫面構成留下表現的余地。其次,他在創作中排除繁瑣的細節描繪,而著力于對物象的簡化、概括的處理。他曾說: “要用圓柱體、圓錐體和球體來表現自然。”他的作品中,景物描繪都很簡約,而且富于幾何意味。有人認為,這是由于他不擅長于精細描繪而采取的做法。然而,即使這種說法是事實,也說明他具有揚長避短的本領,從而在形式構成方面發揮出創造才能。其三,為了畫面形式結構,他不惜犧牲客觀的真實。他最早擺脫了千百年來西方藝術傳統的再現法則對畫家的限制。在塞尚畫中,經常出現對客觀造型的有意歪曲,如透視不準、人物變形等。他無意于再現自然。而他對自然物象的描繪,根本上是為了創造一種形與色構成的韻律。他曾說:“畫家作畫,至于它是一只蘋果還是一張臉孔,對于畫家那是一種憑借,為的是一場線與色的演出,別無其他的。”

塞尚重視繪畫的形式美,強調畫面視覺要素的構成秩序。這種追求其實在西方古典藝術傳統中早已出現。而塞尚始終對古典藝術抱著崇敬之情。他最崇拜法國古典主義畫家普桑。他曾說:“我的目標是以自然為對象,畫出普桑式的作品。”他力圖使自己的畫,達到普桑作品中那種絕妙的均衡和完美。他向著這方面,進行異常執著的追求,以致于對傳統的再現法則不以為然。他走向極端,脫離了西方藝術的傳統。正是如此,他被人們尊奉為“現代繪畫之父”。

首頁 ► 藝術

快乐双彩2012007